通讯:一个人的高考 两个人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1-06-23 19:42:52 作者:祁婷婷 阅读:9

中新网兰州6月9日电 题:一个人的高考,两个人的故事

中新网记者 朱世强

犹如上海六月的梅雨,今年兰州的高考几乎是在连绵细雨中度过的。有这样的身影从雨中穿过,进入到了记者的视线:她,没有家人的陪伴,背着与身形不符的偌大书包,独自行走在考试结束后的人群中。他,骑着破旧生锈的自行车,沉默寡言地消失在雨中。为不影响他们的考试,高考落幕的9日,记者走进了他们的“生活”。

“我家在农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父母都是农民,考点离家太远,城里也没有亲戚,所以这两天,我就在考点附近的图书店里看书。”今年19岁的她名叫马慧,就读于兰州市第十四中学。

记者见到马慧时,她体态单薄、面容清秀,和城市的孩子并无两样。她说,她想象过走出考场时看到父母等待时的情景,也想任性撒娇,可是父母忙于工作,她只能选择坚强。

高考期间,她选择了在图书店里度过漫长的中午,“两个中午,我就把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看了一半,这是我看过有关‘青春’的最好的小说”,马慧笑着说。

记者在高考期间走访兰州多家考点发现,考场外蹲守的家长多是城市家庭的父母。一位家长告诉记者,现在都是独生子女,条件好了自理能力反而差了,不像原来每个孩子都韧劲十足,“在这里守候孩子,只是尽点义务,站好家长的最后一班岗吧”。

在兰州上学的四川人张军在雨中骑自行车参加高考,他有些害羞的说,骑车参加高考只是因为自己晕车。

张军的母亲在他年幼时就离家出走了,10多年来,他一直跟随自己的单身父亲长大。张军的父亲目前在兰州做沙发、家具等制作工活。

张军说,他会洗衣、会做饭、甚至会做家具,“我觉得很多事情没必要告诉父亲,告诉他反而给他压力,所以不给他说,就是对他最好的支持,包括这次高考”。

张军戴着厚厚的眼镜,青春的痘印和稀疏的胡须让他看起来比同龄人略显成熟。风靡一时的游戏《模拟人生》是张军的最爱,他告诉记者,在这个游戏里,自己的人生可以由自己规划,“我给自己设置的职业是点菜师,我的爸爸是一名数学教师,我们的房子是一栋面朝阳光的二层小楼,后面还有个花园,每个周末我都会在那里耕作,我还给自己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

每个高考生都有自己的故事,对于马慧,因为学校离她家有几十公里,于是她有了早晨6点起床、步行20分钟、乘车、再换乘、中午不回家、晚上9点回家的三年“马拉松”史。而对于张军,则有着帮父亲做沙发、做家具、为省钱骑车上学的三年岁月。

六月的高考,混杂着喜悦、成长的伤痛以及漫长的等待,淡淡的哀而不伤的六月情怀,是每一位考生都要走过的,只是在恍惚间,有些高考的孩子好像一下子长大成人了。(完)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