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驾马车”驱动低碳经济引擎

更新时间:2021-06-23 18:02:26 作者:冷浩 阅读:12818

2009年底的一纸《哥本哈根协议》虽然令不少人士失望,但它未有动摇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减排这一根本方向,因此催生了又一波低碳经济浪潮。眼下,这股浪潮正席卷全球,中国大地也不例外。

低碳经济的概念,目前正在形成中,尚无统一说法。但这个在2003年首次被英国人提出的名词,在学界已经取得的共识是:低碳经济是一种正在兴起的经济模式,其核心是在市场经济基础上,通过制度框架和政策措施的制定和创新,推动提高能效技术、节约能源技术、可再生能源技术和温室气体减排技术的开发和运用,促使整个社会经济向高能效、低耗能和低碳排放的模式转型。

“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现有经济发展模式的不健康因素,同时,气候变化则是人类面临的长期挑战,也是最大的发展危机”。1月20日,在第四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在发言时这样说道。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史立山的分析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普遍观点,也正因如此,低碳经济成为全球经济未来发展的不二路线。

发展低碳经济有怎样的路径?在中华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秘书长曾少军等业内专家看来,围绕着建立低碳、可持续发展的能源系统,实现低碳经济模式的的建构,一是要提高能源效率,减少能源消费,二要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和核能,降低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三是要加强二氧化碳的捕捉和封存技术(CCS)的科研与应用。

这“三驾马车”,将成为驱动中国低碳经济发展的引擎。

在节能减排、提高能效方面,北京大学中国环亚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旸在1月21—22日举办的低碳中国论坛首届年会期间提到,由于不同国家的地理、能源结构和环境资源的不同,实现低碳经济转型的技术和途径也有差异。近年来,我国能源强度有所下降,目前我国的综合能源效率约33%,比发达国家低近10%,相对于发达国家,我国能源强度仍有下降空间。

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发展方面,据史立山透露,2009年,可再生能源已占中国能源消费比重的8.3%,而《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要求,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已占中国能源消费比重的15%。其中,水电应达到3亿千瓦,风电要达到1.5亿千瓦,太阳能达到2000万千瓦以上,核电要达到8000万千瓦。“任务艰巨。”史立山说,未来十年,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将在水电、风电、太阳能和生物质能方面。

但他也坦陈,可再生能源发展也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他举例说,目前,水电开发带来的生态移民和环境保护等矛盾越来越突出;风电并网和运行的矛盾已经代替设备问题成为影响风电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太阳能发电成本高,虽然目前已经下降到1元多,但仍不具优势,需要大量资金补贴;生物质能的问题则在原材料的收集、保存和运输环节,难度很大。总之,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在认识、技术、管理方面仍需完善。

有业内专家列出清单,认为需要国务院有关部门研究制定的现有鼓励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的配套法规和行政规范有:水电使用《可再生能源法》的规定、可再生能源资源调查和技术规范、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总量目标、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规划、可再生能源发展指导目录、可再生能源费用分摊办法、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基金、农村地区可再生能源财政支持政策、财政贴息和税收优惠政策、太阳能利用系统与建筑结合规范、可再生能源电力并网及有关技术标准。

对于CCS,中国的探索也在进行中。神华集团鄂尔多斯100万吨/年煤直接液化示范工程配套项目计划以煤制油厂为依托,以鄂尔多斯盆地为封存目标区,探索在煤制油化工领域实施CCS的可行性。记者从1月26日披露的《神华10万吨/年CCS项目地上部分施工监理公告》中了解到,这一示范项目的目标是:通过万吨级CO2地质封存示范项目,掌握具有全流程特点、针对中国典型地质条件下的封存理论和关键技术,提升中国CCS技术的研发水平,为将来实施大规模CCS项目奠定基础。

对于如何架构低碳经济版图,清华大学中国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温宗国副教授在前述低碳论坛年会上通过建构能源动力学模型给出了分析和建议。他认为,按照当前的能源消耗驱动模式,我国经济社会系统将在2045年超越资源生态极限而趋于不稳定,我国应积极主动地采取低碳措施,降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电力、核电和推行经济部门(住宅业、工业、服务业)的节能措施。严格的节能措施和大规模地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电需要额外的投资和能源消耗,但从长远来看可以提高工业产出和人均物质生活水平。仅采取单一低碳措施,初级能源消耗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并不能明显减少,只有经济部门节能、发展可再生能源电力和核电同时推进,才能有效地改善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前景。经济部门的节能措施存在“反弹效应”,在发展低碳经济的决策过程中,应充分考虑不同经济系统间的联系,在采取节能措施时,应综合考虑直接节能量和采取节能措施后在其他部门(如制造业)所额外增加的能源需求量之间的平衡,评估两者的相对大小以判断其节能措施的效果是净节能还是能源净支出。在我国主要的低碳措施中,经济部门的节能是首要的,应优先于可再生能源电力和核电的发展,住宅业是严格实施节能措施的优先部门。(记者  杜悦英)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